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一-利来app

导航分类
联系利来资源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利来app登录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一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九 缇萦救父,释之执法受颂扬

  汉文帝十三年(前167)五月,齐国发生的一件事情,促使刘恒对朝廷刑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正。当时齐国有人上书朝廷,说齐国的太仓令淳于意不务正业,不好好地为朝廷效力,竟然辞官行医。他在行医时,对危重病人不及时抢救,致人死亡。朝廷接到上书,即令当地官府将淳于意押解到长安审讯。

  淳于意本是齐国负责管理粮仓的太仓令,但他有一个爱好,喜欢医术。所以闲来无事便翻看医书,向名师请教,有时也给人把脉,开服药方,可这不过是小打小闹。有一次他出访认识了名医阳庆,那时阳庆的医术在当地已很有名气,可是年纪大了,又没有儿子。见到淳于意喜欢医术,就把淳于意收到门下教其医术,他把自己毕生所学的知识和行医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淳于意。一位认真传授,一位刻苦学习,没几年工夫,淳于意的医术便得到了很大提高,而且与老师阳庆相比,毫不逊色。

  不久,淳于意就开始自立门户,到处给人看病。由于医术高明,很快就在十里八乡传开了,一些大户人家也纷纷找上门来请他。但是淳于意看病有个习惯,凡是他认为能看好的病便精心治疗,认为无法治愈的病,他几乎不作任何解释站起来就走,也不管病人的家属多么失望,多么生气。尽管淳于意的医术高明,口碑很好,为不少病人解除了痛苦,但他的这种行医风格还是受到一些人的诟病。终于有一天,有人到官府告了他,说他眼高手低,徒有虚名,见死不救和庸医杀人。

  淳于意被官府的衙役戴上枷锁离开家乡时,他的五个女儿全都跟在后面痛哭流涕。淳于意看着这五个女儿,不由得仰天感叹:“活该我没有一个儿子,养了你们几个丫头有什么用?没有一个能帮上忙!”他最小的女儿缇萦听到父亲这话,心里很难过,她告诉四位姐姐,她要陪着父亲到长安去,要为父亲争得一个清白。

  淳于意被押到长安后,经审讯,上告人所反映的情况属实,朝廷即判处他肉刑。在当时,肉刑虽然不至于死,但也极为残酷。被判处肉刑的犯人,要么在脸上刺字,要么割掉鼻子或者砍掉脚。缇萦得到消息,连夜上书皇帝,她用自己还稚嫩的小手歪歪斜斜地写下了自己的乞求,她在书信中说,我是淳于意的小女儿,名叫缇萦。父亲在齐国犯了罪,被判处肉刑,我很伤心。我不但替父亲伤心,也替所有受肉刑的人伤心。一个人死了,不能再复生;一个人被割掉了鼻子,也不能再安上去,以后这个人就是想改过自新也没机会了。我愿意给官府当奴婢为父亲赎罪,好让我的父亲有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缇萦在这里恳求皇上开恩!

  廷尉接到缇萦的上书,不敢怠慢,连忙呈报皇帝。刘恒看过后,顿生悲怜之意。当他得知缇萦只是一个小姑娘,竟然冒死上书为父亲说情,虽然言语不多,但却情真意切,刘恒不由感叹道:“我听说虞舜时对于犯罪的人,只是让他们穿上画有犯人标记的衣服,使之感到耻辱而受到教育,改过自新。百姓从此不从事非法勾当,天下安定。如今仅肉刑就有三种,但犯罪的人并没有少,这是什么原因啊?是不是因为我自身的品德不够高尚?还是由于国家风气不正才导致百姓犯法的。《诗》曰:‘恺悌君子,民之父母。’百姓犯了罪,不去进行有效的教育而只是一味地加重刑罚,让他想改正错误成为善良的人也没有办法了,我很同情他们。现今的肉刑,不是砍断犯人的肢体,就是在犯人的脸上刺字、割鼻,终生不能痊愈,这些人怎么能够在遭受了痛苦和耻辱后,再成为一个善良的人呢?作为君王,这样处罚犯人,怎么能称得上是百姓的父母啊?我问心有愧,肉刑必须废除!”

  刘恒召集大臣就废除肉刑进行商讨,命丞相张苍找几个有关的大臣拟定办法,替代肉刑。

  很快,修改的方案就制定出来了:

  一、废除脸上刺字的肉刑,改为服苦役;

  二、废除割去鼻子的肉刑,改为打三百板子;

  三、废除砍去左右足的肉刑,改为打五百板子。

  刘恒看过方案后下旨批准执行,肉刑由此彻底被废除。

  小女子缇萦舍命救父的行为,不但救了父亲,也为天下众多有过失的人办了一件好事。刘恒再次过问淳于意的案子,认为淳于意的过失不是有意为之,于是便免他无罪,缇萦和父亲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乡。从此淳于意一改先前的习惯,热心为百姓看病,成为当时誉满天下的名医。

  张释之是堵阳(今河南省方城县)人,一直与哥哥张仲生活在一起,张仲家境比较富裕,张释之无须为吃喝发愁。经人推荐,张释之在汉文帝刘恒登基不久便做了骑郎(掌管皇帝车马的侍从),在朝廷任职。十年过去了,张释之的官职没有任何提升,依然默默无闻,渐渐地在心里产生了退意,他准备辞官返乡。袁盎知道后就有意挽留他,张释之说:“这样长期下去,只会消耗哥哥家的资产,于心不安。”袁盎知道他德才兼备,不舍得他离去,就奏请皇上调任张释之做谒者(掌管皇帝传达的侍从)。

  一天朝会结束后,袁盎有意安排张释之面见刘恒。张释之趁机上前讲述了几件有关利国利民的大计方针。刘恒说:“你说得太远了,不要高谈阔论,就说些眼下现实的事情,说些现在就能实施的方案。”

  于是张释之就向刘恒详细论述了关于秦朝灭亡和汉朝兴盛的原因,两人谈了很长时间。刘恒对张释之的见解很赞赏,就升任他为谒者仆射。

  张释之本来对法律就很有研究,担任谒者后有更多的机会接近皇上,向他讲解一些有关法律方面的理论。有一次,张释之随刘恒出行到一个叫虎圈的皇家园林。刘恒问随行的上林尉有关园林中禽兽的种类及数量,并看着书册上的登记接连向那个上林尉提出了十几个问题。上林尉左顾右盼竟然答不上来,刘恒有些生气。

  这时,负责管理虎圈的啬夫(小吏)走上前代替上林尉回答了皇帝提出的十几个问题,而且回答得十分周全。刘恒一听很高兴,那位啬夫也不禁得意起来。

  刘恒就对张释之说:“作为朝廷的官吏可不能是这个样子,上林尉太不够格了。”说完,让张释之下诏任命啬夫为上林尉,把那位什么也答不上来的上林尉撤职。

  张释之连忙走到刘恒身边,轻声地问:“陛下认为绛侯周勃是个什么样的人?”

  刘恒不假思索地说:“是有德才的长者。”

  张释之又问:“东阳侯张相如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刘恒依然说道:“也是位有德才的长者。”

  张释之马上就说:“陛下也承认周勃、张相如都是有德才的长者,可他们两人在朝堂上谈论事情的时候有时连话也说不出来啊。陛下现在这样做,难道是要天下人都来效仿这位啬夫的伶牙俐齿吗?当年秦朝任用擅长舞文弄墨的书吏,使他们争着以办事迅疾和督责严苛而一争高低,结果形成了人们只注重表面形式而不求诚实办事的风气。皇帝听不到自己的过失,朝政的风气日益败坏,秦始皇去世后仅仅两年工夫,政权便土崩瓦解了。这个教训非常深刻,发人深省呀!如今陛下仅因为啬夫口齿伶俐便越级提拔他,我担心天下人会随风附和,争相在口才上下功夫而毫无实际的东西,更何况下面的人受到来自上面的影响,快得犹如影之随形、声之回应一样,望陛下在这些举措上还是谨慎为好。”

  刘恒听后赞扬道:“你说得好。”于是收回成命,不再提拔啬夫。

  《尚书》里说:“不偏倚,不结党,先王之道宽而广;不结党,不偏徇,先王之道畅而顺。”这是一种为官的境界,张释之的立身行世,可以说是近于这种境界了。刘恒欣赏他,可能也是出于对他的性情和品格的肯定吧。没有多长时间,张释之的职务便从谒者仆射提升为公车令,后又提升为中大夫、中郎将,直至成为朝廷的廷尉。张释之并没有沾沾自喜,依然勤勉地工作着。

  一次,刘恒出巡经过长安城北中渭桥时,有一个人突然从桥下窜了出来,惊吓了车驾的马匹,随行的骑士立即将那人捉住捆绑着拉到皇帝銮驾前。刘恒很生气,命廷尉张释之从严惩处。

  张释之领到命令去审讯那个人。那人说:“我听到了清道禁行的命令,来不及走就躲在桥下了。过了好久,以为皇帝的车队过去了就从桥下出来,没想到正好碰上,我只好逃跑了。”

  张释之又询问了一些其他情况,认为那人的行为纯属过失,不是有意为之,所以就向刘恒汇报处理结果:“违反清道禁令,应处以罚金。”

  刘恒听了发怒道:“这个人惊吓了我的马,险些将我摔伤,若不是马匹经过训练,性情温和,还不知是什么结果呢?你只是对他处以罚金,就这样草率处理了?”

  张释之连忙上前解释道:“国家的法律是天子和天下人都应该共同遵守的,法律规定这种行为只能处以罚金,皇上却要加重处罚,这样做了怎么能够取信于民。如果当时皇上命您的卫士把那人抓住杀了也就罢了,既然交给我这个廷尉处置,我就必须按照法律办事。廷尉是天下公正执法的带头人,我若不按法律办事,下面的执法者都会依个人的意愿或重或轻地处理案件。如此下去,老百姓岂不会手足无措?请皇上明察。”

  刘恒听完沉思了很久以后才说:“廷尉的处置是正确的。”

  过了不久,有人偷盗了高祖庙神座前的玉环被抓住了,刘恒闻讯后大怒,命张释之从严治罪。

  张释之按照法律所规定的偷盗宗庙服饰和器具之罪奏报刘恒,对盗窃者判处死刑。

  刘恒接到报告后大怒,对张释之说:“这人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竟敢偷盗宗庙里的器物,我交给你处置的目的就是要给他灭族的惩处,而你却一味地按照法律条文只把他处以极刑,这样做违背了我恭敬侍奉宗庙的本意啊!”

  张释之连忙脱帽叩头谢罪道:“依照法律,这样定罪已经很严厉了,况且在罪名相同的情况下也要区别犯罪程度的轻重不同。现在有人偷盗了宗庙的器物就要处以灭族之罪,万一有人愚蠢的在先皇陵墓上挖了一捧土又该怎样处置他呢?”

  刘恒一时无语,他生气地挥挥手让张释之退下。

  过了一段时间,刘恒的怒气渐渐地消退了。他和薄太后交流了这件事以后,才批准了张释之的判处。

  张释之的正直、公正对刘恒的执政产生了影响,也为大汉王朝在法律的框架下顺利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也赢得了不少大臣的赞誉,当时的中尉条侯周亚夫和梁国的相国王恬开就是因为张释之执法论事公正,而与他结为亲密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