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二-利来app

导航分类
联系利来资源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利来app登录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二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十 冯唐直言,吴王丧子难文帝

  汉文帝十四年(前166),北方的匈奴再次大举入侵。这时老单于冒顿已经死了,继承他王位的是他儿子稽粥,对外称老上单于。这个老上单于比他的父亲更狂妄,胃口也更大,为了向汉王朝显示自己的实力,这次他集结了十四万骑兵,铺天盖地地入侵汉王朝的北部边境。他们攻入汉朝北部边城北地,杀死北地都尉孙卬,击败云中守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尽管云中郡守魏尚率部顽强抵抗,无奈匈奴兵力太强悍了,冲击力太凶猛,云中(治所今内蒙古托克托县东北)守军虽然经过顽强抵抗,仍然被匈奴骑兵冲破了防线。

  刘恒听到军报,再也坐不住了,召集众臣商讨对策。他决定马上集结军队,亲自率军出征。刘恒任命三位将军率部队抵达陇西、北地和上郡;又命中尉周舍为卫将军;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率军渭北;并调集战车千乘、骑兵步兵十万余人北上抗击匈奴。

  众大臣听说皇帝要亲自出征,纷纷劝阻,人人手里都捏了一把汗。他们担心皇帝亲征的安危,述说高帝当年白登之围的教训,都劝皇帝对匈奴继续采取和谈的方法,派使臣去匈奴,带去一些金银珠宝和粮食物资,劝其退兵。刘恒根本听不进去,执意要率军亲征,众臣眼看劝阻不起作用,只好请出薄太后出面。刘恒从小是在母亲的精心呵护下长大的,母亲的为人和对孩子的关爱与教育,让刘恒的童年、少年始终没有因宫廷内部的纷争而受到伤害。刘恒对母亲的尊重和敬爱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她说的话,刘恒总是认真听取的。如今薄太后出面劝阻刘恒御驾亲征,他才算是答应了,放弃了亲自出征抵抗匈奴的打算。

  面对来势汹汹的匈奴军队,刘恒一面派使臣出使匈奴和谈,一面加强北部边防的军力部署。匈奴又像以往一样,在汉朝使臣到达后即停止了攻击。所谓的和谈,无非是在金银珠宝及粮食物资上的讨价还价,最终达成了协议。汉朝又将一大批财物送到匈奴,直到匈奴人感到满意为止。一个多月后,匈奴军队全部退出汉朝边境,北部边疆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虽然和谈解决了北部边境的紧张局势,但刘恒的内心仍然感到万分压抑。匈奴人的嚣张气焰,刘恒简直是无法忍受了。堂堂一个大汉王朝,面对如此狂妄的入侵者,竟然手足无措,实在觉得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北部边境缓和后,刘恒一怒之下将云中郡守魏尚撤职,他无法忍受魏尚软弱无力的抵抗。

  冯唐是赵国人,其祖父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前曾在赵国名将李牧手下做事,非常钦佩李牧的军事才能和为人。后来他的父亲到代国做官,举家便迁往代国。冯唐年轻时,经常听到父亲说起赵国的将军李齐,作战勇猛,骁勇善战,当年率领赵国军队参加了著名的巨鹿战役,立下战功。冯唐由于自身刻苦学习,学识渊博,文帝时期,在朝廷担任中郎署长。

  有一次,心情郁闷的刘恒路过中郎署,便走进去与冯唐闲聊。当得知冯唐是代国人时,他便来了兴趣,说到兴致处,不由感叹:“我在代国时,经常有人提起赵国将军李齐,说他非常贤能,当年率军参加巨鹿之战,战功显赫。近日我有时吃饭的时候也在想巨鹿之战,你可知道这个人?”

  冯唐说:“陛下,这个人我知道。但依我看,李齐这个人距离廉颇、李牧还差得很远。”

  刘恒也知道廉颇、李牧其人,听冯唐这么说,拍着大腿感叹道:“如果他们成为朝廷的将军,我还担忧北方的匈奴?”

  冯唐听完皇帝发出的感慨,稍稍停顿了片刻,平静地说:“皇帝在上,恕微臣直言。陛下即使拥有廉颇、李牧这样的良将,也不会使用他们。”

  刘恒听到冯唐这么说,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不禁怒火中烧,但当着众随从的面,又不便发作,他站起来走进内屋。过了一会儿,刘恒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叫人让冯唐进来,问他到:“你为什么当众羞辱我?有什么话,你可以避开众人单独说给我听。”

  冯唐连忙请罪,说道:“我这个人不知道忌讳。”

  刘恒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他心里明白,冯唐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刘恒不再指责冯唐,而是和气地问他:“你说我即使得到廉颇、李牧这样的将军也不会使用,为什么?说来让我听听。”

  冯唐说道:“古时候帝王派遣将军,往往授予很大的权力。当年赵王曾对李牧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安心地按照你的方案布置,我不会干涉你。李牧将军率部队进驻雁门关抵御匈奴侵犯,就采取一套独特的御敌方法:发现小股匈奴入侵,不出击,迅速返回营寨。这样做,反倒让匈奴搞不清虚实,不敢大肆入侵,不敢贸然深入,为北部边境赢得安宁。李牧这样做,绝不是害怕匈奴,而是在加紧练兵,等待时机。他在镇守边疆时,与士兵同甘共苦,亲自教练兵将骑马、射箭和搞对阵演习。他以武将的身份代行地方行政事务,将当地的税赋收入一律作为军费开支,提高伙食标准,保证生活开支。十年后,赵国在北部边境的军事实力已经相当强大了,李牧精选战车一千三百乘,战马一万三千匹,勇敢善战的士兵五万人,射箭步兵十万人,准备对匈奴开战。将士们听说李牧将军要攻击匈奴,人人摩拳擦掌,斗志昂扬。李牧一面加紧军事训练,还一面派人到匈奴打探军情。李牧每次研究古时成功阵法都直到深夜,他召集各将校到大营商议,制定攻击方案。等到时机成熟,李牧采用诱敌深入、三面包围的阵法,一举围歼匈奴十万之敌,匈奴首领单于落荒而逃。此后十几年,匈奴再也不敢侵犯赵国边境。可是赵王死后,其子赵迁继位,听信宠臣郭开的谗言,面对强大的秦军,剥夺了李牧的指挥权,而且还杀害了李牧,他在位仅仅七年时间就被秦国灭掉了。臣听说云中郡守魏尚也是一位像李牧那样的将军,他将云中的税赋全部用于军费开支,爱护士兵,不与匈奴硬拼,保卫云中的安宁。一旦匈奴侵入境内,魏尚就亲自率军抗击,与匈奴人搏杀。这些士兵都是农家子弟,家有父母,经常与匈奴作战,英勇顽强,尽力杀敌,他们为保卫边疆立下了大功啊!但是,匈奴人实在太强大,这次侵犯,陛下仅听了汇报就把魏尚的职务免了。依臣之见,陛下法度太严,奖赏太轻,处罚太重。由此我认为,陛下即使有了廉颇、李牧这样的将领也未必能使用。臣愚钝,又忘记了忌讳,该死、该死。”

  刘恒听了冯唐这番话,若有所思。少时他下旨:赦免魏尚,官复原职。并派冯唐持皇帝的符节,亲自去通知魏尚。刘恒欣赏冯唐的见识和才学,提升他为车骑都尉,主管朝廷的骑兵。

  袁盎由于在担任陇西都尉时成绩出色,被调迁到齐国担任丞相,不久又调他去吴国当丞相。然而对于吴王刘濞,他早有耳闻。

  刘濞是刘邦的亲侄子,当年刘邦率兵讨伐英布时,已封为沛侯的他刚刚二十岁。刘濞身体强壮,武功高强,以骑兵将领的身份随叔叔刘邦出征。刘邦平定英布后,担心吴和会稽两地民风强悍,决定派一名果敢勇猛的子侄在吴地为王,震慑当地势力,稳定两地时局。由于看中刘濞的强势作风,决定任命他为吴王。但是拜官授印完毕后,刘邦又突然感觉这个人有点靠不住,怕他日后作乱危及朝廷,所以又派人把他召来,对他说:“你的长相上有反叛之相。”刘濞吓了一跳,连忙给刘邦请罪。刘邦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后背说:“汉兴之后五十年内,东南将有人要反叛朝廷,不会是你吧?天下姓刘的是一家人,你千万不要造反啊!”刘濞连忙跪下磕头,嘴里一个劲儿地说:“不敢、不敢,小臣不敢。”

  刘邦去世后,惠帝刘盈即位,刘濞随着对吴国情况的逐渐熟悉和掌握,胆子也大了起来。他仗着管辖区内铜矿资源丰富的地利,将朝廷通缉的逃犯召集起来到铜矿从事挖掘开采,又私下里铸钱在国内流通,还组织人力从海水中提炼食盐投入市场。在当时铸钱和食盐都是由朝廷统一管理的,刘濞违背政令我行我素,朝廷并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如此一来,他更加的放肆和骄横了。

  文帝刘恒即位后,着力稳定国内局势,发展农业生产,对诸侯国的事情过问的不多。尽管贾谊和晁错都提出过削减诸侯王的地盘和权力的建议,但刘恒并没有采纳。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刘恒感觉有愧于刘濞,对他也就继续放任了下去。这件事实属意外,那是刘恒即位后不久,刘濞的儿子刘贤到长安朝拜天子,这孩子成长在吴地,他的几个老师都是楚国人,由于潜移默化的缘故,在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也学到了老师们楚人身上具有的强悍、暴躁的性情。闲暇他和太子刘启在一起下棋,双方互不相让,言词不逊。刘启的性格也比较外露,喜欢冲动。下到关键时两人争执起来,刘启举起棋盘砸向刘贤,没有想到,这一下竟然把刘贤打死了。刘恒得知后,暴打了刘启一顿,但无论怎么办也改变不了既成事实。刘恒只好令人制作了一口上好的棺木,将刘贤安放在里面派人送到吴国安葬,随行少不了一批珍贵的陪葬品。儿子失手惹祸,刘恒自知理亏。

  谁知道刘濞见到儿子刘贤的尸体被运回来了,十分生气,他冲着送葬的人吼道:“天下刘姓一家人,我儿子死在了长安就应该埋在那里,为什么要送回吴国安葬?”说完,他让送葬队伍原封不动地返回长安。刘恒知道后,依旧无话可说,就指示人选好地方在长安下葬了。

  刘濞从此更加放荡不羁,连每年的春朝、秋请两次朝拜天子的礼仪活动也不参加了,对外声称身体有病,无法远行。起初刘恒知道他丧子心情不好,也没有去追究他。但礼仪官不干了,派人去吴国调查吴王的身体状况,当得知吴王在装病的信息后,就对刘濞派来的使者拘禁治罪。刘濞听说自己的使臣一再被朝廷拘禁治罪,担心自己对抗朝廷的心思被识破,反倒加紧了筹备谋反的计划。

  刘恒知道朝廷官员拘禁刘濞派来的使者的消息后,有一次他当面询问一位吴国使者:“你们的吴王到底有没有病?”使者不敢撒谎,回答道:“吴王确实没有病,朝廷多次拘禁吴国使者,他才假装生病不来朝拜。吴王曾说过‘察见渊中鱼,不祥’,吴王声称有病不来朝拜,是担心朝廷责备他,怪罪他。他称病实在出于无奈,希望皇帝不计前嫌,给吴王改过自新的机会。”

  刘恒见他说得诚恳,就下令赦免所有被拘押的吴国使者,让他们回去。又让他们带给吴王几案和手杖,用来靠身和走路,并叫使者带话给刘濞,考虑他身体弱,从今起不用再参加朝廷例行的朝见了,安心养老。

  皇帝的宽容,让刘濞很感动,谋反的计划也就随之搁置起来了。

  袁盎得知自己要到吴国出任丞相一职,此后常年与刘濞这样的诸侯王在一起,心中不免顾虑重重。他担心自己处理不好与刘濞的关系,到头来落得里外不是人,于是就去找侄子袁种商议。侄子给袁盎出的主意是:“到吴国后,不要干涉吴王的事情,每天找人喝酒就行了。吴王在吴国这么多年,到处都是他的人,你不管事,吴王也不会为难你。”

  袁盎到吴国上任后就按照侄子的建议做,果然见效,刘濞不但没有为难他,反倒对他的见识挺欣赏,给予他很优厚的待遇。袁盎这么做,是出于畏惧刘濞的为人,还是出于自保,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