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三-利来app

导航分类
联系利来资源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利来app登录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八十三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十一 丞相训宠,刘恒盛赞细柳将

  有一次,袁盎请假回长安家里,在路上遇到丞相申屠嘉的车队,他立即下车站在路旁向丞相行礼。按道理说,申屠嘉应下车谢礼,可是他只在车上表示了一下谢意就令车队继续开进了。当着众人的面,袁盎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怏怏回到家中。

  丞相申屠嘉是前朝老臣,他从无名小卒做起,跟随刘邦东征西战,尤其在镇压英布造反的战役中表现突出,由此得到朝廷重用。他先后担任过淮阳郡守、御史大夫。张苍辞职后,申屠嘉接任朝廷丞相一职。申屠嘉为人廉洁正直,在家里从不接受为私事而来拜访的人。

  汉文帝身边当时有一个叫邓通的男宠,刘恒喜欢他,把他提升为太中大夫,还赏赐了他巨额财物。这个邓通仗着皇帝的权势,十分得意。有一次,申屠嘉上朝去见刘恒,邓通站在皇帝身边搔首弄姿,挤眉弄眼。申屠嘉耐着性子把汇报的内容说完,就对刘恒说:“陛下宠幸邓通,只管多给他一些钱物就是了,但朝堂上的礼节却不能不严肃。”刘恒笑了笑,对申屠嘉说:“我知道了,下来后我说他。”

  申屠嘉办事十分认真,退朝后他写了一道手令要邓通到丞相府来,不来的话要按朝廷律法拘捕处死。邓通接到手令吓得要死,赶忙去找刘恒求救。刘恒也没想到丞相如此认真,就对邓通说:“你先去吧,随后我马上派人召见你。”

  邓通是个极其圆滑的人,他知道丞相这次真的生气了,也知道皇帝一定会救他,但丞相府他是不能不去的。到了丞相府,邓通脱下帽子,光着双脚,伏地叩头请罪。

  申屠嘉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大声斥责道:“朝廷是大汉的朝廷,你邓通只是一个小臣,竟敢在朝堂上嬉戏,大为不敬,按律当处斩刑。来人,把他拉出去斩了!”

  邓通听到要立即斩他,吓得不得了,头像捣蒜一样不停地往地上磕,直磕得满头是血。申屠嘉根本不理,执意要执行。正在这时,刘恒派人来召见邓通,申屠嘉也就只好放了他。

  邓通见到刘恒,哭诉道:“丞相差点儿杀了我。”

  刘恒第二天见到申屠嘉,对他说:“丞相的好意我心领了,邓通是我的侍臣,就让我来管教他吧。”

  申屠嘉就是这么一位认真、廉洁,也有些刻板的人。

  袁盎回到家中,前思后想,觉得应该去找申屠嘉把话说清楚,免得二人为此结下心结,所以主动到他居住的处所拜谒。申屠嘉从来不喜欢有人上门求见,过了很久才接见袁盎。

  袁盎见到申屠嘉,立即下跪、叩首,并对他说:“希望丞相能够避开家人与我单独交谈。”

  申屠嘉依旧按照原有的习惯,对袁盎说:“如果你说的是公事,你到官署跟长史去说,我将会如实地奏报皇帝;如果你是来说私事,对不起,我不接受私下里的谈话。”

  袁盎见申屠嘉不愿和他多说,便跪在地上不起来。趁申屠嘉还没有离开,他说道:“丞相,您自己想一想,您现在的能力与陈平、周勃相比如何?”

  申屠嘉直率地说:“我比不上他们。”

  袁盎紧接着说:“您自己也认为比不上他们,这就是了。陈平、周勃辅佐着高帝平定天下,担任将军和丞相,在朝廷危急时刻,联手铲除诸吕,保住了刘家天下,为大汉王朝立下了卓越的功劳。您不过是一个会骑射拉弓的兵士,靠勇敢才升迁提拔为了万人的长官。惠帝时期,您因为有战功,被提升到淮阳当郡守。您的升迁并不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计谋和显赫的战功,而是凭您的勇力和忠诚。文帝执政后,每次有人奏报情况时,皇帝总是停下车驾接受他们的建议,对那些不被采用的建议就放在一边,可以采用的就很快采用,从而得到众官员和老百姓的称赞。皇帝这样做,就是要通过这种做法招引天下那些有才之士。这样皇帝每天都能听到新鲜的事情,能弄清楚他原来不了解的情况,使自己一天比一天变得圣明。可您却将自己封闭起来,把天下人的嘴都封住了,谁还会向您反映实情?您这样做,只能使自己一天天越来越愚钝。您想想,在圣明的君主之下,怎能容得下一个愚钝的丞相呢?您离遭受祸难的日子可不远了。”

  申屠嘉听完袁盎这番话,立即下拜说:“我只是一个无知的乡巴佬,从来也不去想这些事情,幸亏将军直言指教。”说完就把他引进室中,盛情款待。

  从此,申屠嘉改变了拒人于门外的工作作风,继续为朝廷操劳,在丞相的位子上一直干到景帝时期。

  在朝廷里,晁错的命运似乎要比贾谊、袁盎好一些。尽管他也喜欢直谏,说一些刻薄的话,也得罪了一些人,可是他一直在朝廷做事,没有被调离到边防和诸侯国为官。这可能是因为他曾担任过太子的舍人、门大夫和家令,深受太子刘启信任的缘故吧。晁错的性格,注定了他不甘沉默,他几十次上书朝廷,谈论削夺诸侯势力的事项以及修改部分法令、条例的建议。虽然绝大多数的建议刘恒并没有采纳,但对他的才能还是很赏识的,提升他为中大夫。

  在晁错的诸多提案中,有一件提案得到了刘恒的认可,并很快实施。当时对大汉帝国威胁最大的就是北方的匈奴了,对其发动大规模的战争,彻底消除匈奴对朝廷的威胁虽说是最有效和最彻底的办法,但刘恒认为国家尚在恢复建设之中,没有足够的财力和物力对匈奴发动大规模的战争。晁错在《言兵事疏》一文中,就汉王朝所面临的处境论述了抗击匈奴的战略思想和策略方案,强调了在战争中激励士气和选择良将的重要性,着重分析了战争中地形、士兵训练和武器锋利三者之间的关系。建议朝廷选拔优秀的青年军官到北部边境做边军的将领;加快提升军队的战马和武器装备,强化部队的军事训练;加大对边境人烟稀少地方移民的力度,以优惠的政策鼓励百姓到边境定居。晁错的这一建议,的确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对稳定和巩固边境具有积极的现实作用。强大的边军,优秀年轻的指挥官,亦民亦兵的边疆居民无疑为大汉帝国筑起一道牢固的防线。尤其在应对小股匈奴骚扰的情况下,它的作用更加明显。刘恒之所以对他的这一建议很快组织实施,正是看到了它对保卫朝廷安全的重要性。

  汉文帝二十二年(前158),北方匈奴又大举入侵。三万人侵入上郡,三万人侵入云中,大肆抢掠汉朝边民的牲畜、粮食和财物。尽管朝廷已加强了边防的力量,但仍然抵挡不住匈奴剽悍铁骑的冲击。刘恒接到军情通报后,没有派遣大量军队前去抗击,而是继续采用和谈的方式平息边境的紧张局势。他一面派人去和匈奴谈判,一面增加边防守军的力量。他派中大夫令勉为车骑将军,驻守飞狐(今河北省涞源县北);派楚国丞相苏意为将军,驻守句注(今山西省代县西北);派将军张武驻守北地(今甘肃省宁县);派河内郡守周亚夫为将军,驻守细柳(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南);派将军刘礼驻守灞上(今陕西省西安市东);派将军祝兹侯徐厉驻守棘门(今陕西省咸阳市东北),以应对匈奴的南侵,保卫汉中央所在地长安。刘恒的内心,依然是和亲为主,不愿与匈奴发生大规模的战争,以求边境的和平与安宁。

  正如刘恒所愿,经过谈判,匈奴在数月后退出了边境。

  匈奴虽已退出边境,刘恒并没立即撤掉驻军,以防止匈奴人再次大举入侵。有一天,刘恒亲自到长安附近的几座军营去视察,慰问驻军。他先到达灞上军营,后又到达棘门军营。这两座军营情况相似,见到皇上御驾到来,早早地打开军营大门,军营的所有将领都骑着马排列在道路两旁列队迎接。御驾经过之处,将领和士兵高呼万岁,队列雄壮,气氛热烈。刘恒看到整齐雄壮的队伍,心中顿生豪情。但到细柳军营时,情况却不相同了,沿途站岗的士兵全都身披铠甲,手执兵器,目不斜视,严阵以待。

  皇帝的御驾到了军营门口,不但大门未开,反倒被军营的守卫拦住了。刘恒派人去通告,说皇上来了。守护军营大门的一位都尉却对来人说:“将军有令,军中只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

  刘恒再次派人持皇帝符节上前通告:“皇上亲自到军营慰问将士。”

  军门都尉派人进去通报后,才传来将军周亚夫的命令,营门打开,御驾驶入。军中随同御驾驶入的军士告诉驾驶御驾的车夫:“将军有令,任何车辆进入军营必须慢行。”刘恒听到后,没有生气,命令车夫按军中规定驾车慢行。

  御驾到达中军大帐后,只见将军周亚夫手持兵器站立迎候。见到刘恒,周亚夫没有跪下,只是双手作揖对他说:“甲胄之士不下拜,请以军礼相见。”

  刘恒见周亚夫如此端庄、郑重,不由心生敬意。他扶着车上的横栏,向周亚夫致敬,并让随从人员向周亚夫还礼:“皇帝敬劳将军。”

  礼后,周亚夫陪同刘恒视察军营,但见细柳军营秩序井然,安静庄严,并没有因为皇帝的到来乱了方寸。

  离开细柳军营后,随行的大臣们都十分震惊,他们认为周亚夫的举止有辱天子的尊严。刘恒听后却感叹道:“周亚夫才是真将军啊!灞上、棘门两座军营,简直如同儿戏,那样的将军带兵,被人俘虏了也是正常的,至于周亚夫,谁敢进攻他的军队!”

  此后,每想起视察军营的情景,刘恒就对周亚夫称赞不已。一个多月后,三军驻防撤销,刘恒提升周亚夫为中尉,负责都城的安全。

  在对待匈奴的态度上,刘恒始终坚持以求和为主。他曾经检讨自己:因为自己不够圣明,所以无法将仁德远播国外,使北部边疆不得安宁。常年以来,匈奴多次侵入边境杀死百姓,抢夺财物,是因为驻守边疆的官民不能明了我的内心。无法理解我与匈奴和亲,求得边境安宁的心志,也是因为我的仁德还不够的缘故吧。如果动不动就重兵与匈奴作战,我们的边境何时才能得到安宁?为此我早起晚睡,操心天下大事,了解百姓疾苦,唯恐自己哪些方面做得不好,一天也不敢懈怠。

  这一年全国多地大旱,蝗虫肆虐,不少地方的农作物遭受蝗灾的摧残,几乎颗粒无收。面对如此严重的灾情,刘恒下旨命各地官员深入乡间地头指导百姓灭虫。他又减免了各地当年应当上缴国库的赋税和贡品,同时还削减朝廷应更新的官服和饲养的马狗数量,以节约开支。对灾情严重的地区则开仓放粮,赈济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