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赠与合同的裁判规则-利来app

导航分类
联系利来资源
法律茶座当前位置:利来app登录首页 > 法治在线 > 法律茶座

关于赠与合同的裁判规则
来源:判例研究 作者:

  编者按

  社会生活中,赠与行为较为普遍。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原本应是皆大欢喜,但现实中往往对簿公堂。因此,如何正确认识赠与行为、怎样避免发生纠纷、发生争议后如何解决等都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截止2020年11月,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输入“赠与合同”(关键词)检索出民事裁判文书37662篇,其中由最高人民法院裁判的有32篇,由高级人民法院裁判的有1172篇。

  本文旨在归纳介绍赠与合同的规定与理论,主要围绕各级人民法院的裁判案例,提炼相关裁判规则。本文期待通过对我国判例的研究来进行一些有益探讨。

  基本理论

  1. 赠与合同的概念与特征

  《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

  赠与合同是移转财产权利的合同、有名合同、诺成合同、不要式合同、单务合同、无偿合同。需要注意的是,赠与是双方民事法律行为,赠与的要约经承诺后,赠与合同成立。受要约人拒绝承诺的,赠与合同不能成立。

  2. 赠与合同的形式

  (1)口头形式。赠与人与受赠人以直接对话的方式订立合同,多用于小金额赠与。

  (2)书面形式。赠与人以书面文字表达赠与内容的方式订立的合同形式。贵重物品或数额较大的赠与,多采用书面形式。

  (3)公证形式。赠与合同双方当事人约定,以国家公证机关对合同内容加以审查公证所订立的一种合同形式。公证形式的赠与合同效力优于口头形式、书面形式。

  (4)登记形式。合同当事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将合同提交有关主管机关登记转移赠与财产而订立的赠与合同。不动产赠与、一些注册动产的赠与,其转移按法律规定必须经过登记。

  3.赠与合同的撤销权

  赠与合同的赠与人对于赠与的财产享有撤销权,具体分为任意撤销权和法定撤销权。

  (1)任意撤销权。①任意撤销权的情形:赠与动产的,尚未交付;部分交付的,仅能对未交付的部分行使任意撤销权;赠与不动产的,尚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②任意撤销权的限制:对于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任意撤销权。③对于不适用任意撤销的情形:赠与人不交付赠与的财产的,受赠人可以要求交付;因赠与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赠与的财产毁损、灭失的,赠与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2)法定撤销权。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 赠与人或者其继承人、法定代理人有权撤销赠与合同:①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②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③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赠与人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1年内行使撒销权。自撤销通知到达受赠人时发生撤销的效力,赠与合同自始无效。撤销权人有权要求受赠人返还赠与的财产。

  4.赠与合同的注意事项

  实践中签订赠与合同应注意如下几点:

  (1)赠与合同的内容要具体明确。主要包括合同当事人双方、赠与的财产名称、财产目前状况、赠与合同履行的时限以及方式、赠与是否附条件以及什么条件、赠与合同的违约责任以及争议解决方式。

  (2)对赠与人来说,若赠与行为在交付财产或转移权利之前有可能撤销,建议不对赠与合同进行公证;对受赠人来讲,应积极劝说赠与人将赠与合同进行公证。

  (3)赠与的财产依法需要办理登记等手续的,应当约定办理有关手续的内容。

  (4)赠与人应在赠与合同中说明赠与财产存在的瑕疵,否则将赔偿由此给受赠人造成的损失。

  (参见《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2020年6月)

  裁判规则

  实务要点一:

  当事人死亡后,以该当事人名义与他人签订的赠与协议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成立条件,赠与协议未成立。

  案   件:杨某英与张某元合同纠纷案【(2020)京民终87号】

  来   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根据(2020)京02民终2296号民事判决的认定,2017年11月20日以邵某富名义与贾某业签订《不动产赠与合同》时,邵某富早已死亡,邵某富作为合同当事人,不具有相应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该《不动产赠与合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成立条件,合同未成立。在《不动产赠与合同》被法院认定为不成立的情况下,基于该合同发生的案涉房屋的所有权转移登记这一物权变动行为不发生法律效力,因此案涉房屋的所有权仍归属于邵某富名下,杨某英作为邵某富的配偶对于案涉房屋享有实体权利,该权利足以对抗基于张某元对贾某业享有的金钱债权执行依据采取的执行措施,故杨某英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

  实务要点二:

  一方当事人诉请要求履行赠与协议,但双方对于履行赠与协议并没有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无须介入干涉。

  案    件:孟某、陈某梅赠与合同纠纷案【(2020)黔民申1480号】

  来    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虽再审申请人在本案中诉请要求履行赠与协议,但双方对于履行赠与协议并没有发生争议,对于没有发生争议的合同,无须人民法院介入干涉。由于赠与协议未履行是因为案涉房屋因其他纠纷被人民法院查封,导致无法过户。因此,协议双方完全可以在人民法院解除查封、房屋过户登记的障碍消除后,自行向房屋登记部门办理过户登记手续。

  实务要点三:

  赠与使用权并非法定的用益物权,也不同于物权期待权,不足以排除处置所有权的执行行为。

  案   件:执行案外人、谭某富合同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终56号】

  来   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杨某容与云南金冠源房地产公司签订《停车位租赁合同》,获得案涉车位的租赁使用权,又与云南金冠源房地产公司在签订《商品房购销合同》的同时签订《溪谷雅苑储藏室使用权赠与协议》,获得案涉储藏室的赠与使用权。杨某容、云南金冠源房地产公司对此不存在争议,执行法院亦未否认。但案涉车位、储藏室的使用权并非法定的用益物权,亦不同于以转移所有权为目的的物权期待权,而使用权与所有权的分离并不能阻碍所有权的变更,故杨某容对案涉车位、储藏室的使用权不足以排除处置案涉车位、储藏室所有权的执行行为。

  实务要点四:

  为解决财务及工作事务而拟定,内容体现财务及工作事务问题具体解决方式的协议书不符合赠与合同的法律性质。

  案   件:刘某丰、湖南华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申1276号】

  来   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协议书》的拟定是为解决财务及工作事务,而赠与合同成立的前提以无偿转移所有权为特征。据此,《协议书》制定的背景不符合赠与合同的法律特征。第二,在判断《协议书》性质时应以各方权利义务的内容表现及所要达到的目的确定。《协议书》第四条及第五条均体现了财务及工作事务问题的具体解决方式,并不具有赠与合同的法律性质。第三,二审判决未查明《协议书》第二条所约定商业门店权益的性质。《协议书》第二条约定了相关权益的操作方式,即以湖南华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集团)与驼峰公司的约定办理,该约定内容由华夏集团掌握,应由华夏集团举证证明。

  实务要点五:

  合同约定“适当时候”的附条件赠与,在无证据证明该赠与合同已经生效的情形下,赠与合同效力待定。

  案   件:张某1、徐某智确认合同效力纠纷案【(2020)津民申268号】

  来   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故此,赠与合同可以约定其生效条件。因徐某与张某1达成合意的《房产赠与协议》约定徐某赠与张某1涉案房屋系在“适当时候”,该约定构成涉案赠与合同的生效条件。徐某尚未将涉案房屋权利实际转移给张某1,在无证据证明涉案赠与合同已经生效的情形下,徐某与张某1之间的涉案赠与合同效力待定,原判决对张某1确认涉案赠与合同效力的请求未予支持并无不当。

  小结

  在司法实务中,人民法院对于赠与合同形成了诸多可供参考的裁判规则。首先,当事人死亡后,以该当事人名义与他人签订的赠与协议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成立条件,赠与协议未成立。其次,一方当事人诉请要求履行赠与协议,但双方对于履行赠与协议并没有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无须介入干涉。然后,赠与使用权并非法定的用益物权,也不同于物权期待权,不足以排除处置所有权的执行行为。再次,为解决财务及工作事务而拟定,内容体现财务及工作事务问题具体解决方式的协议书不符合赠与合同的法律性质。最后,合同约定“适当时候”的附条件赠与,在无证据证明该赠与合同已经生效的情形下,赠与合同效力待定。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八十五条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

  第一百八十六条  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

  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第一百八十七条  赠与的财产依法需要办理登记等手续的,应当办理有关手续。

  第一百八十八条  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赠与人不交付赠与的财产的,受赠人可以要求交付。

  第一百八十九条  因赠与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赠与的财产毁损、灭失的,赠与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一百九十条  赠与可以附义务。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

  第一百九十一条  赠与的财产有瑕疵的,赠与人不承担责任。附义务的赠与,赠与的财产有瑕疵的,赠与人在附义务的限度内承担与出卖人相同的责任。

  赠与人故意不告知瑕疵或者保证无瑕疵,造成受赠人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一百九十二条  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

  (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

  (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

  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一年内行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