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山阳农民状告四级地方政府系列案的第二告今过堂-利来app

  • 作者:
  • 积分:20
  • 等级:学前班
  • 2016/5/18 21:28:09
  • 楼主(阅:50498/回:0)陕西山阳农民状告四级地方政府系列案的第二告今过堂

           前言:
           继前次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我们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村民状告省政府行政不作为案后,我们村民为保护自己家园、依法维权的又一案,于2016年5月18日上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当天,闻讯赶来旁听的各界群众大约三十多人。现在,事实已经查清,只等法院下判。

           本次开庭审理的是,我们状告商洛市政府、商洛市监察局行政不作为。后边排队等待开庭审理的,还有两案——我们状告县政府的违法行政和镇政府的国家赔偿。

           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由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为原汁原味展现我们的诉求,现贴出我们的行政起诉状和陕西法帮网总编王海安的代理词,其中涉及到的个人信息,我们已做了技术处理。欢迎各位网友转载、扩散。


    一、我们的行政起诉状

            原      告 程彦群,男,汉族,1969年2月27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政,男,汉族,1975年12月6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洪周,男,汉族,1956年11月11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鸿远,男,汉族,1951年2月8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林,男,汉族,1951年7月6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全,男,汉族,1969年12月6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鹏,男,汉族,1986年6月15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杰,男,汉族,1989年1月10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根,男,汉族,1960年3月26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涛,男,汉族,1978年4月7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阮因凤,女,汉族,1943年5月7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桥,男,汉族,1971年5月1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虎,男,汉族,1985年10月8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明,男,汉族,1971年5月14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飞,男,汉族,1989年8月6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柱,男,汉族,1973年2月29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水,男,汉族,1973年8月24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良,男,汉族,1983年8月29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永珍,男,汉族,1986年9月6日出生,住西藏自治区乃东县东路26号;

            原      告 李培稳,男,汉族,1936年1月3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程彦兵,男,汉族,1987年12月10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原      告 鲁家秀,女,汉族,1976年5月4日出生,住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

            被      告 商洛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商洛市商州区;

            法定代表人 陈俊,系该市市长。

            第  三  人 商洛市监察局,住所地商洛市商州区;

            法定代表人 赵军,系该局局长。

            诉讼请求

            一、依法确认被告在2015年11月13日收到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后至今拒不做出行政行为的行为违法;

            二、依法责令被告对2015年11月13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做出行政行为;

            三、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与理由

            原告所在的县有个刘某某,为因贪赃枉法已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原商洛市洛南县县长刘明智的哥哥。

            在山阳县,刘某某很罕见地扮演一人多角,横跨政商两界、黑白两道,大肆违法乱纪。但山阳县领导面对原告坚持不懈地举报,却听而不见、视而不闻,致使刘某某狂妄地自称:“在商洛市没有我办不成的事。”

            据原告掌握的情况,该人在2005年以前是山阳县驻西安办事处主任,在此前后还兼任山阳县残疾人联合会理事长,为公务员序列里的正科级干部。另据原告所知,该人曾经因为犯罪被判过刑,出狱后却仍然是财政工资照吃、正科级干部照当。

            早在198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出了《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决定》(中发〔1984〕27号),要求“乡(含乡)以上党政机关在职干部(包括退居二线的干部),一律不得以独资或合股、兼职取酬、搭干股分红等方式经商、办企业”;到了198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又发出《关于进一步制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规定》,重申党政机关在职干部不得经商办企业,“对拒不执行的,要严肃处理,并追究领导责任。各级纪委、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要与组织、人事、审计、税务、银行、司法等部门密切配合,监督执行”。

            从那时到现在,中央的这个精神一直没有变化。但刘某某在山阳县领导的纵容下,公然违背中央三令五申不许公务员经商的规定,于2000年与南有计共同出资1.6亿元,注册成立了山阳盛合镁业有限公司;2006年,刘某某又自己单独出资,在山阳盛合镁业有限公司下注册了分公司——腰坪水电站;2012年,刘某某干脆自己单独出资8000万元,注册成立了个人独资公司——山阳县腰坪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就这样,刘某某一边当着公务员,一边当着亿万富翁,一边学习党政干部廉洁规定,一边经商办企业。

            对照《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七条“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和第十七条第二款“行政机关公务员依法被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之规定,原告认为,无论如何,刘某某均应被开除出公务员队伍,以严肃党纪国法!

            但在山阳县领导的包庇纵容下,刘某某的官位不但稳如泰山,还掏钱为自己老婆毛某某在山阳县政治协商委员会活动了个第一副主席的职位,成为名正言顺的副县级领导。毛某某何德何能?凭什么成为山阳县的副县级领导干部?原告问遍山阳县的父老乡亲,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上来的,毛某某成为山阳县最神秘的一个县级领导。

            叫原告愤慨的是,原告全组26户,户户被刘某某的山阳盛合镁业有限公司腰坪水电站或者叫山阳县腰坪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搞得有家难归,有田难种,有冤无处申。

            从2009年起,在山阳县领导的支持、纵容和包庇下,刘某某没有任何手续,就以修建水电站为名强行圈占原告的耕地和山林,在不向原告公布安置补偿方案、不与原告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不给原告补偿分文的情况下,公然动用大批黑恶势力,采取暴力手段,将原告赶出自己的家园。原告所在的马河组,只有50多亩平地,全部被占;原告的800多亩林地也被毁;原告全体村民筹资建设的小学、出行的县乡公路等也全部毁于刘某某之手;原告的宅基地和宅基地上房屋被毁后,刘某某将原告临时安置在一处房屋漏水、地基下沉、缺乏生活设备和设施的住处,然后就撒手不管了,听任原告自生自灭。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法律的权威源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人民权益要靠法律保障,法律权威要靠人民维护。必须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增强全社会厉行法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形成守法光荣、违法可耻的社会氛围,使全体人民都成为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

            为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纯洁干部队伍,原告寄希望于第三人,希望其能及时受理原告的举报,及时处理原告举报的问题,认真追究山阳县领导与刘某某沆瀣一气、共同贪腐的行为,并“坚决破除各种潜规则,绝不允许法外开恩,绝不允许办关系案、人情案、金钱案”,让山阳县现出一片蓝天,是故原告先后于2015年9月10日、2015年10月9日通过ems向第三人邮寄了举报信,要求对山阳县领导与刘某某内外勾结,破坏共产党的纪律、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问题进行查处,并将查处结果向举报人告知。

            经查,原告的举报信,第三人已分别于2015年9月14日、2015年10月10日收到,但至今没有向原告依法答复处理结果。

            鉴于第三人全然不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的要求放在眼里,公然违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行政机关要坚持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坚决纠正不作为、乱作为,坚决克服懒政、怠政,坚决惩处失职、渎职”之规定,为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法律尊严,纠正第三人的懒政、怠政,原告不得不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被告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即依法确认第三人行政不作为的行为违法;依法责令第三人在法定时间内对原告的举报信做出行政行为,即对山阳县领导与刘某某内外勾结,破坏共产党的纪律、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问题进行查处,并将查处结果向原告告知。

            经查,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被告已于2015年11月13日收到,但迄今为止却拒对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做出行政行为。为维护法律尊严,促使被告依法行政,原告不得不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如上。

    二、陕西法帮网总编王海安当庭宣读的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员、书记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一条第(三)项之规定,我受陕西省老法律工作者协会的推荐,接受本案原告商洛市山阳县杨地镇金盆村马河组村民的授权委托,做他们诉被告商洛市人民政府、第三人商洛市监察局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的代理人,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委托。

            经过开庭审理,我们对本案已经有了一个初步认识,现在我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复议机关在法定期限内未作出复议决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起诉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起诉复议机关不作为的,复议机关是被告。”

            本案是原告向被告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在法定期限内未做出复议决定,原告起诉被告行政不作为的,所以,本案被告是复议机关,也就是商洛市人民政府。商洛市监察局在本案的法律地位是第三人。原告起诉的对象适格。

            众所周知,行政诉讼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对被告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对这一点,《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有明确的规定,这就是:“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

            本案中,被告的行政行为是特殊的行政行为,即行政不作为。

            原告的诉讼请求就是要求人民法院依法责令被告改正这种行政不作为的行为:依法确认被告收到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拒不做出行政行为的行为违法;依法责令被告就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做出行政行为;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本次开庭已经查明的事实是:原告于2015年11月12日通过中国邮政速递ems向被告邮寄了行政复议申请,2015年11月13日10点零5分,被告工作人员在签收联上加盖了被告单位的收发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四十条“行政复议期间的计算和行政复议文书的送达,依照民事诉讼法关于期间、送达的规定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受送达人。受送达人是公民的,本人不在交他的同住成年家属签收;受送达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其他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该法人、组织负责收件的人签收”之规定,此已足以证明被告收到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

            需要说明的是,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是与原告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方中国邮政速递的证据,属于不受外力影响的情况下,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如果要否认,必须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反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七条明确规定:“在不受外力影响的情况下,一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对方当事人明确表示认可的,可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对方当事人予以否认,但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进行反驳的,可以综合全案情况审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故,本代理人希望合议庭综合全案情况,审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

            今天开庭,被告否认原告的证据,却又没有提供哪怕是一份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故其说法不能成立。

            相关资料显示,原告起诉被告的行政诉讼是2016年1月19日在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的,立案当天,原告就向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要求异地法院审理管辖此案的申请。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原告的异地管辖申请报送省高院后,省高院于2016年1月28日裁定“本案由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随后,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本案案卷移交给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被告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交作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并提出答辩状。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答辩状之日起五日内,将答辩状副本发送原告。”

            据此,本代理人认为,被告最迟在2016年2月底以前就已经接到了原告的行政起诉状副本,知道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和行政复议申请的内容。

            假设被告辩解属实,在此之前被告并不知道原告曾向其邮寄过行政复议申请,而在2016年2月底就应该得知原告有过行政复议申请的事实,那么,最起码的,也应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十一条“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之规定,最迟在2016年4月底前对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做出行政行为,而今天是2016年5月18日,被告就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应该做出行政行为的最后期限已过了18天,但原告并没有接到被告延期审理的法律文书,足证被告所谓“没有收到原告要求进行行政复议的申请”之说法不值一驳。被告的所作所为,是十足的懒政、怠政和惰政。

            原告注意到,被告要求人民法院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查,六十九条的全文是:“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而我们已知,被告今天始终没有就自己的说法向人民法院提供任何证据,也没有列举法律法规支持自己的辩护意见,更无法用证据证明自己的程序合法,当然,也无法证明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理由不成立。在这种情况下,被告有什么理由要求人民法院依据该法条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呢?

            所以,本代理人认为,被告《行政答辩状》所列举的理由不能成立。

            今天的庭审表明,被告行政不作为的行为真实存在,原告的起诉有理有据。

            本代理人认为,今天庭审暴露出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根据《陕西省行政执法责任制实施办法》第十五条第(六)项规定,被告的主要职责之一即是“依法监督行政执法机关和执法人员的行政执法行为”。

            被告作为审查原告提起行政复议申请的当事人,已经知道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涉及第三人的不作为、涉及刘某某的违法违纪甚至犯罪,却十分大方地网开一面,不予追究,那么根据《陕西省行政执法责任制实施办法》第十七条第(二)项“对执法违法直接责任人未予查处的”之规定,即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渎职行为,放纵他人犯罪或者帮助他人逃避刑事处罚,构成犯罪的,依照渎职罪的规定定罪处罚”之规定,追究被告法定代表人或者被告负责法制工作机构负责人的刑事责任。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健全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机制,完善案件移送标准和程序,建立行政执法机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信息共享、案情通报、案件移送制度,坚决克服有案不移、有案难移、以罚代刑现象,实现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无缝对接。”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必须以规范和约束公权力为重点,加大监督力度,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必追究,坚决纠正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行为。”

            《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论述摘编》指出:“制度的生命力在执行,有了制度没有严格执行就会形成‘破窗效应’。”

            本代理人认为,被告的行政不作为已形成“破窗效应”,必须予以纠正。

            下来说说第三人的行政行为。庭审已经查明,第三人接到原告的举报信后长期不作为,而且拒不接待原告面交举报信,在原告向被告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后才到现场去找了原告中的几人了解情况,但至今没有找知情的原告做调查笔录,也没有就原告举报信涉及原告的事情核实,原告根本无法判断其是否已经依纪依规开始调查,所以,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和行政诉讼仍然将其列为当事人,这是必然的。

            今天,第三人当庭陈述其对原告举报信所涉事项已开始调查,要求原告理解、支持他们的工作。对这样坦诚的态度,原告表示欢迎。作为始终在路上的反腐第一线工作人员,原告对你们是充满敬意的,但希望你们通过本次诉讼,认识到自己的衙门作风要不得,要切实改进自己的工作作风,多听老百姓的意见,查民情,接地气,将监督党和政府的高效廉洁作为自己工作的重中之重。对这样的纪检监察工作,我们是举双手欢迎的。

            最后,本代理人要说的是,本案是民告官案。根据十八大以来的规定,民告官,要见官,而本案被告席上却没有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行政诉讼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的‘行政机关负责人’,包括行政机关的正职和副职负责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的,可以另行委托一至二名诉讼代理人。”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健全行政机关依法出庭应诉、支持法院受理行政案件、尊重并执行法院生效裁判的制度。完善惩戒妨碍司法机关依法行使职权、拒不执行生效裁判和决定、藐视法庭权威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法律规定。”

            本代理人认为,被告藐视法律,蔑视法庭,不把党中央的三令五申放在眼里,在行政机关负责人拒不出庭的情况下,在自己有法制工作部门并有专门的从事法制工作的工作人员的情况下,竟然靡费公孥聘请律师与原告对簿公堂。原告自然要问:这笔律师费是否纳入了政府的财政预算?如果纳入了,在什么子目下报销了?本案结束后,原告将启动信息公开申请程序,要求被告公开这笔费用的来龙去脉并要求被告的法定代表人自掏腰包负担这笔费用。

            本代理人强调,用纳税人的钱请律师和纳税人打官司,于法相悖,于理不通,建议人民法院向被告上级主管机关的监察部门发司法建议函,要求依照党纪国法严肃处理。

            说到底,本代理人希望贵院能从“依法治国”的高度,贯彻党中央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要求,为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督促被告和第三人依法行政,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发表言论。